幻♀悠晨男人部落's Archiver

earsowwn1235 發表於 2013-2-6 07:24

?憨小傳新編

話說,從前有一個?憨,名字叫石心。這人從小?到什麼程度呢?別人送給他東西,他一概不知道要。他不是把人家送給的東西,撂在一旁不往家裏拿;就是把東西統統送給別人。所以,父母就給他起了這麼個名字。

  石心長大後,在一家財主家當長工。除了老老實實幹他的活外,他什麼東西都不知道要。到了年底,財主家賞給他一袋面。他用手一提,哎呀,什麼東西呀這麼沉,誰要誰要吧。這袋面就這樣歸了其他長工。

  回到家,母親問:“過年了,主人家沒給你點東西嗎?”

  石心說:“給了。給了一大袋東西。”

“啥東西呀?”

“不知道。”

“怎麼沒見你拿回家來?”母親又問。

“死沉死沉的,孩兒沒心思往家裏拿。”

“你真實個?憨!”母親搖頭歎道,“你說養你這麼大有啥用啊,啥東西也不知道中用!你就不知道扛在肩上馱回來嗎!”

  石心應道:“孩兒記下了。”

  石心在財主家又幹了一年。由於石心老實勤快,到了年底,財主家竟賞給他一頭驢。這一次他不送人了,他記住了母親的話。他把驢往肩上一扛,哼!都說我?,俺娘也說我?,我把驢扛回家去,看誰還說我?!他心裏犯著嘀咕,扛著驢小跑似的往家跑。

  路過一大戶人家門口。石心扛著驢正往家走著,突然被身後一個女子的聲音喊住了。女子說,她是這大戶人家的丫鬟,她家小姐有話要問。於是,石心只好扛著驢,掉轉身跟著丫鬟去見小姐。

  小姐斜倚著紅大門,見丫鬟領著石心過來,問道:“大哥,這驢你怎麼不騎著,怎麼扛著呢?”

  石心說:“去年年底,東家送俺一大袋東西。俺沒往家裏拿,送給了別人,俺娘就說俺?。俺娘說了,東家再送俺東西,教俺扛著回家。”

小姐一聽,撲哧一聲笑了,笑得彎腰蹲在地上站不起來了,一個勁的讓丫鬟幫她揉腸子。

  這情景,被小姐的父親李員外看得清清楚楚。他忙叫家人把石心請到府內,說是要擇石心為婿。

  原來,李員外膝下有一小女,名字叫月蓉,生得是娉娉婷婷,花容月貌。但有一缺陷,那就是從小到大沒見她笑過。或者說,她壓根就不會笑。李員外為了讓小女能夠笑一笑,可謂訪遍了各路名醫,使盡了各種方法。但誰都沒辦法讓月蓉笑一笑。於是,李員外發下誓言:誰能讓小女笑了,他就把小女許配給誰。結果就招了一大群笑星來。有說笑話的;有出怪洋相的;還有演滑稽戲的。搞了好幾天,誰都沒能讓小姐笑一笑。

  這天,閑著沒事,小姐就帶了丫鬟在大門口望風。正巧,她看見一個扛著驢的人從大門前路過,心生疑惑,忙讓丫鬟去喊過來一問,從此便一笑不止。

  真是踏破鐵蹄無覓處,得來全不費功夫!看見小女笑得那個樣子,李員外真是從心底裏樂開了花。他答應一定要把小女嫁給石心。

  石心說,這樣的事,他得先回家跟他娘說一聲。然後他扛起驢回家了。

  母親見石心扛著一頭驢回家來,氣便不打一處來:“哎呀,你這傻瓜!放著一頭活驢不騎,你扛著回家幹啥?”指著那頭驢,又說,“這種東西是讓人騎的,你過來我給你騎騎看。”她騎上驢演示給兒子看。

  石心只好又說:“孩兒記下了。”然後就把在路上遇見小姐,李員外要招他為婿的事跟母親說了。

  母親一聽,愁苦陰暗的心裏,立即就陽光燦爛了。“是嗎?我的?兒。是真的嗎?你可不能戳哄娘!”

  “孩兒不會說瞎話。”

  “那你還不趕快去呀。”母親一激動,嘴巴張得更快了,“對了,騎著驢去,騎著驢去快。來,?兒!娘這就教你騎驢。”一會兒功夫,石心就學會騎驢了。母親擔心這?兒子又做出傻事來,就一再囑咐道:“記住了,我的?兒。千萬不要再扛著驢,扛著媳婦回家了,一定要騎著回來!”

   “娘啊,你放心,孩兒記下了。孩兒一定騎著回來。”

  到了李府,石心對李員外說,他娘要他一定把小姐騎著回去。李員外一聽,壞了!招一?子來了。我們這是大戶人家,豈能招一傻子做女婿。不行,這絕對不行!得和女兒說,這門親,絕對不行。

  誰知和女兒一說,月容竟梗了脖子,死活要跟石心,非石心不嫁。員外又極力勸說,不料,月蓉又只會哭不會笑了。員外無奈,只好把石心來府上的原話跟女兒說了。誰知月蓉聽了,咯咯咯地又笑了起來。員外心下一想:這也是緣分前定,?人自有?福。有啥辦法呢!最後還是依了女兒。

   石心還在?等著,一直在默念他娘囑咐的話。等又見到員外,他還是說,他娘要他一定要把小姐騎回去。

  員外讓月蓉去回話。月蓉紅著臉,偷偷地跟石心笑道:“?憨哥!沉住氣?,不要慌,天還早著呢。等到了晚上進了洞房,你愛咋騎就咋騎。你要是不騎俺,你就是不聽你娘的話。”

  石心?笑著應道:“小姐說得極是,俺記下了。”

頁: [1]

Powered by Discuz! Archiver 7.0.0  © 2001-2009 Comsenz Inc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