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《文字不老 心宇澄明》

 置身於作協第五次代表大會會場,簡樸、莊重。那“為稻粱謀”於塵世的喧囂浮躁遽然遁去,心底藏掖文字的那片淨地漸漸澄澈出來。

  看到蔡勳,若干年前他在一個詩歌沙龍上,抑揚頓挫的朗誦詩作的情景不由得就浮現。那是一個對生活洞徹而令他無法停止奮筆疾書的詩人,及至前年閱讀了他發表在《清明》的藝術素質教育紀實作品《繞過獨木橋》,我才恍然領悟,今日當選新一屆作協主席的蔡勳不僅僅是一位詩人,而更多的是一名立言立心、創新創造的文字宣導者。他和丁伯剛、陳傑敏、羅時敘、楊帆、宜豐人(李和平)、雁飛、曹衛平、鐵馬、賀偉、張緒佑、何偉征、吳清汀、胡昕、沈師、梅曙平等一批熱愛文學創作的本土作家在短短的六年間,堅持“三貼近”,在生活的寶藏中寫意文字,諸如《歸去來兮》、《虎兮雀兮》、《後土》、《我敢靠誰》、《莊重做女人》、《鋤山鼓》、《貓眼》、《紅船》、《鶴舞》、《落日低懸》、《兩畝地》、《媽媽的男人》、《老魏要成家》、《紙羊》、《刀疤》、《滿地薑娘》、《公母榫》、《夏至舞娘》;《吟風》、《青絲》、《我沒有故鄉》、《順著一條土路尋找父親》、《又見庭前燕》;《黑或者白》、《黃昏的麥地》、《給我一枚透亮的鑰匙》、《抱璞悠歌》等為代表的小說、散文、詩歌成章成集成著作。

  “大美九江,文字不老。”蔡勳把最近兩期的《潯陽江》遞給我,問:“忙碌之餘,可否讓心泛舟文學?”我竟是無言以對,有很長一些日子不曾細細的閱讀過書籍了。

  蔡厚淳先生依舊是一襲長袍加身,敦厚的笑容裏遊弋的是海洋般的博學。他是潯廬講壇的靈魂人物。猶記幾年前,在白鹿洞書院,旁聽蔡先生從容淡定、肆意縱橫的為學子們講述國學。今日得知,他曾應邀赴“上圖講座”,關於白鹿洞書院的文化內涵講座實況在上海電視臺《東方大講壇》播出,製成光碟,共用全國各家省市級圖書館。今年清明,蔡先生等名流集結,在陶淵明紀念館舉辦了“祭掃陶淵明墓暨緬懷文化先賢詩文吟誦會”,場面之恢弘肅穆,讓人潸然感慨國學之精粹。

  “沃若,最近發表的中篇《夏至舞娘》筆觸細膩,娓娓道來上個世紀的一段社會景象。一定要堅持筆耕不輟,大家可是關注著你的創作。”蔡先生的叮嚀讓我既興奮,亦慚愧,當下竟至不知如何應答。

  省作協副主席李曉君謙恭溫和,和大夥一路說來。問及我,知是企業人員,就停了下來,說:“十二五規劃中要著力推進文化事業建設,企業內的文學創作也是大有作為的。但一定不要局限於工作的圈子,因為文學的根源來自生活,生活的天地有多大,取決於心宇。魯迅曾說,‘文化是國民精神前進的燈火’,就有這樣的一層境界。希望能讀到你更多更好的作品。”我微笑,用心記下了君子一言。

  面對當今利益追逐導致紛繁複雜的生活狀態,如何辨析創作源泉的清冽,辯證的繼承揚棄,準確的抓住社會主流,汲取精華,創造創新出更優更美的文字,成為大家探討最多最深的話題。

  我在聽,在思,卻不能確定自己是否在“行”,這大抵是一種藉口。

  文字不老,心宇澄明,於任何有藉口的人而言,無疑又都是一面水中鏡。

  怎不糾結?!
返回列表